马英九。(资料图)   卸任台湾地区领导人后,马英九并没有远离争议。   今天(5月15日),马英九此前被指控的“泄密案”二审宣判。与一审的无罪判 决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马英九被改判有罪,获有期徒刑4个月。这在台湾岛内引 发争议。   “今天高院审判至谬无比,照二审的判决逻辑,台湾没有一个领导人能做 事”。台湾前“总统府副秘书长”罗智强在社交网站表示,真正的贪官污吏们高踞 庙堂。而最清廉的马英九,却遭判刑。台湾啊!悲哀啊!   那么,一向以洁身自好、奉公守法形象示人的马英九究竟犯了什么罪?泄了什 么密?   五年前的一桩案   事情的起因得从2013年说起。   据台媒报道,当年9月,时任台“检察总长”黄世铭向马英九报告了民进党 籍“立委”柯建铭及当时的台湾“立法院长”王金平疑涉司法关说案(台湾“法务 部长”曾勇夫涉嫌接受王金平给柯建铭说的好话,指示检察官对柯所涉案件不再提 出上诉,让柯无罪脱身)。马英九听闻后要求黄世铭向时任“行政院长”江宜桦和 马英九办公室副秘书长罗智强再度报告。   就是这个行为成为了马英九的“小辫子”,他被柯建铭检举。   2016年11月,柯建铭告马英九涉嫌妨害秘密、违法监听等案在台北地方法院开 庭,马英九首次以被告身份出庭应讯,表示自己不认罪,“我对我的清白有信心, 我对法院的公正有期待”。   次月,台北地检署启动侦查,约谈马英九、罗智强、江宜桦等人,并于2017年3 月对马英九提起公诉。去年8月,台北地方法院一审判决马英九无罪。但是,“台北 地检署”不满此判决,很快提起上诉,于是有了二审台湾“高等法院”今天改判的 这回事。   政知道注意到,此案的焦点在于马英九究竟是在使用领导人的正常权责,还是 泄密。   对此,马英九应诉时指出,本案是“立法院长”、“立法院”民进党大党 鞭、“法务部长”、“高检署检察长”涉及的集体关说司法个案,身为领导人,他 当时必须面对并处理即将发生的政治风暴,所以请“行政院长”及马办副秘书长共 同会商解决之道。这是在行使台湾“宪法”第44条规定的“院际调解权”,没有泄 密,没有犯罪。   因此,对于二审判决,马英九今日出面回应称,“这是一个‘宪法诉讼’,攸 关领导人职权行使,我一定会上诉!”   民进党是幕后主使?   对此,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李振广教授认为,马英九当时作为台湾地区领 导人,把有关司法关说案的信息告诉行政部门负责人和自己办公室的副手,是职权 内的工作和正常沟通,理论上没有触及台湾地区的法律,因此一审的无罪判决是立 得住脚的。   “但是,民进党上台后,一定要给马英九找点麻烦,给他难堪,二审法官受到 这样的政治干扰后,做出了这样荒唐的判决”,李振广告诉政知道(微信 ID:upolitics)。   据他介绍,台湾的审判是三审定谳,每一审的法官都是抽签决定的,同一个案 子的三次审判不是同一组、同一个法官来判决。“一审时,这组法官认为不违法。 二审,换了另一组法官,这组法官可能本身亲民进党,或是见风使舵想要讨好民进 党,亦或是受到民进党施加的压力,各种因素都可能,所以判决发生了变化”。但 是,既然马英九已经决定上诉,那么三审如何判决才是最关键的。   李振广告诉政知道,目前还无法预判三审结果,这取决于形势的发展或民进党 的政治需要。“第一,马英九按照法律是无罪的,给他加罪,判他的刑,我相信绝 大多数台湾民众都觉得匪夷所思,认为背后有政治干预。第二,在三审中,如果台 湾司法部门秉公执法,理论上马英九应该还是无罪判决。过去,马英九也被告过很 多次,最终都是无罪定谳。这次,如果民进党想挑起两党矛盾或是统独冲突,为了 政治服务的话,那三审的变数就很大了。”   他还表示,“说实话,对马英九而言,钱不是问题,名誉才是最关键的,他接 受不了自己受到的一点点玷污。他本身就是学法律出身的,而且一直谨小慎微,爱 惜羽毛,他的行为应该在法律上站得住脚。”如果三审判马英九有罪,那么可能在 台湾带来恶劣的先例,即通过司法手段对领导人强加诬陷或迫害,后果将非常恶 劣。   退休后官司缠身   说起来,马英九卸任后也没过过几天安生日子。除了这个案子以外,他还深陷 多个案件。   其中不少都是子虚乌有的指控。民进党前发言人梁文杰爆料称“马英九非法募 款3亿”,后被证实并无此事。民进党前发言人梁文杰在2011年底台湾地区领导人选 举期间,指控马英九密会组头陈盈助募款3亿元,还指陈还提供房子作为竞选总部, 马英九认为其诬告并求偿两百万元。经上诉,台“高院”2017年10日24日改判梁文 杰与民进党连赔120万元,全案最终确定。   此外,台湾媒体人周玉蔻此前爆料马英九收受顶新集团2亿元(新台币)政治献 金,被马英九以加重诽谤罪告至法庭。法院一审判周玉蔻无罪后,马英九紧接着提 出上诉。最终,在去年4月,台湾“高等法院”改判周玉蔻拘役50天,得易科罚金5 万元定谳。   总是遇见这么多幺蛾子,马英九本人很心塞。去年12月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谈 及自己常跑法院的心路历程时感慨,“追杀得像什么一样”。   马英九说,他一个月大概上法院1至2次,但他对自己的清白有信心,从来没有 图利谁,没拿不该拿的钱。他多次向检方提告,实在是因为“再不讲话,人家真的 不知道你在干嘛,再不讲,会造成很大的误解”。   资料丨中国台湾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