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贝新闻中心 >> IT频道 >> 网络 >>
来源:维新闻    日期:2018-05-31 周四 19:31    目前尚无评论 
“找干爹”软件在中国上线 揭开背后的迷雾(2图)
Seeking Arrangement以“甜心有约”之名登陆中国互联网(图源:Seeking Arrangement中文版块网页截图)
  近日,据媒体报道,一款名为“甜心有约”(Seeking Arrangement)的网站,
已经成功落地中国上海自贸区,并上线多个APP。这不是一个普通的APP,它其实是
一个“拉皮条”和“找干爹”的包养软件。

  该软件在中国上线的网站和APP的介绍中,不乏“锁定成功人士和魅力人士用
户”、“简单、直接约”、“高端定位”这样的显眼词汇,甚至为了增加其专业
度,该网站以受到“CNN、霍芬顿邮报等”关注为噱头,进行宣传。

  据《环球时报》报道,Seeking Arrangement的中文版“甜蜜定制”属于娱发信
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这家公司于2015年10月30日在上海自贸区的工商部门处
注册。并自称得到了工信部门的ICP备案,但《环球时报》并未在工信部ICP备案系
统中发现其备案信息。

  这个如此挑战社会秩序和道德底线的软件,为何可以在中国出现呢?

  《洛杉矶(专题)时报》(Los Angeles Times)在2013年2月20日,曾经发表相
关报道

  ,记者采访了上海一些大学周围的皮条客和参与援交的女大学生。其中一位皮
条客声称,很多参与援交的女生,其实金钱方面并不困难,只是他们看到有同学拿
着LV,古驰等名牌包包,就嫉妒。女孩们羡慕更好的生活。其中一位女孩儿,还靠
援交得来的“保养费”,开了自己的公司,事业方面有所发展。

  这正如中国内地学者李银河所说,这是社会过度商品化的结果,性也变得商品
化。原来美好而古典的爱情,被“降格”成一种消费,失去了原有的纯真。

  中国当代价值观的多元和社会的宽松环境,也让参与援交的女孩儿和购
买“性”的男性,少了道德的困扰。不可忽视的是,互联网的高度发展为援交提供
了方便。

  作为一种需求,援交并不能通过简单地封杀软件而禁绝,或者说,根本无法从
法律上制止。对于已成年未婚女性,参与援交,法律上并无禁止,参与援交的男
性,也只是“道德上的不应该”,非法律上的违法。所以,这是一块儿法律无法过
问的私人地带。微信、QQ、论坛,甚至一切交友软件,都有可能作为援交的工具。

  援交和卖淫,存在供方,即需要通过援交获得金钱和利益的群体,也存在买
方,财富过剩或有权有势的男性,需要排解性欲。那么为提供援交等性交易的网络
平台,就应运而生。这种现象,不独中国存在。它是世界性的问题。
援交软件满足许多拜金女虚荣心,帮助其进行隐秘援交的同时,也是犯罪分子活动的平台(图源:Seeking Arrangement中文版块网页截图)
  据BBC报道,以最大的Seeking Arrangement为例,它的注册用户遍及全球130多
个国家。美国《和芬顿邮报》曝光,在2016年,它已拥有500万用户,而且这些用户
中,有200万是在校女大学生,她们多数拥有本科学历,甚至不乏常青藤大学的研究
生……在美国,它的注册会员高达100万,其中富豪男用户达到12万,求包养的女性
人数高达88万;而在英国,有7.5万名学生通过这个包养平台,与有钱人确立了包养
的关系。

  2015年,一名名叫Melina的网红女孩,通过“甜蜜定制”认识了毒贩“干
爹”。起初,有钱的干爹给她买化妆品和各种包包,带她到处玩,满足着她虚荣拜
金的生活。然而,一年的交往之后,干爹开始有所企图。希望通过她运送毒品,而
他抵挡不住“干爹”糖衣炮弹的诱惑,决定为“干爹”铤而走险后,最终她被警方
抓获,给自己带来了8年的牢狱生活。

  可见,援交软件满足许多拜金女虚荣心,帮助其进行隐秘援交的同时,也是犯
罪分子活动的平台,很多犯罪分子就利用一些年轻女孩儿涉世未深和盲目拜金的冲
动,把这些单纯的年轻女子最终带入了深渊。网络的隐秘性和一些地下暗网,也增
加了各国警方破获这类案件的难度。

  尽管有悖道德,又容易造成违法行为,但是以“甜蜜定制”为代表的援交软件
依然层出不穷,受到不少人的追捧,可见,这个世界上,永远存在着把世界物质化
的一类人,在他们眼中,一切的存在,都可以通过交换得来,自己的身体和美貌,
更不在话下。但是,存在不一定合理,奥地利作家斯蒂芬•茨威格(Stefan Zweig)
说过,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注意:新闻来源于各大媒体,不代表本站立场)
 (目前尚无评论)
两日新闻点击排行[更多]
 
一周推荐新闻排行[更多]
 
两周新闻热评排行[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