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富商苑刚被杀及分尸案昨日在卑诗最高法院续审,被告赵利(Li Zhao,译 音)出庭作供自辩,声泪俱下亲述案发经过。赵利说,案发当日因不满苑刚提出以迎 娶赵利女儿换取公司股份,发生争执继而动武,由屋内打到屋外。赵利供称,争执 其间他拿起长枪自卫,纠缠间开了两枪,苑刚被击毙。赵利又说,苑刚死后他出现 幻觉,指"有声音叫我切熊",而现实中他却把苑刚的尸体切成过百件。   赵利昨日身穿深色西装出庭应讯,并透过国语传译员作供,在辩方律师唐纳森 (Ian Donaldson)的引导下,忆述案发经过。赵利说他是打猎爱好者,又很喜欢发明 新东西,就算现时在狱中都有继续研究。他说在案发前不久,他发明了可以增强打 猎技术的枪架和快速瞄准器,向苑刚提议注资开发,对方亦表示有兴趣。   苑刚提议嫁女换公司股份   直至案发当日,即2015年5月2日,赵利的妻子和岳母吃过午餐后出外散步,屋 内只剩下赵利和苑刚,其间被告拿出他发明的枪架和长枪,向苑刚示范如何操作, 苑刚听后感满意,并提出可以开新公司正式做生意,并给赵利每月4000元工资。赵 利不服,指他是商品的发明者,多少也该给予些股份。苑刚提议赵利只要把女儿嫁 给他,便会答应将新公司50%的股份给予被告。   赵利随即大骂苑刚"荒唐",指他们是亲戚,不可能通婚,又辱骂苑刚是"畜 牲"。苑刚听后十分愤怒,说"我想做的事谁也阻不了,就凭你?"并冲过去打赵利。 赵利在庭上解释,他只有一个女儿,长得漂亮又优秀,绝对不可能嫁给一个欺负女 性、坏事做尽的男人,不能把女儿的一生毁灭。   赵利供称,他当时拿起了一个铁鎚自卫,想不到苑刚更愤怒,骂说"小样的!你 敢拿鎚子,我踢死你!"两人由屋内打到屋外,铁鎚亦被苑刚抢去。赵利因此跑回屋 内拿起长枪指着苑刚说"你别动!"警告苑刚要离他女儿远一点,想不到苑刚却嘲笑 他,说他的枪只够打老鼠,又说"黑社会老大也怕我,就凭你?"   赵利又骂苑刚"猪狗不如",苑刚听后举起鎚子想攻击他,赵利退后却踩到台 阶,重心不稳,"第一枪就响了"。赵利说开枪后见到苑刚显得更愤怒,冲前抓住赵 利的枪,其间发出第二声枪响。   赵利作供时表示,不能确定第二枪是怎样打出的,开枪后看到苑刚动也不动, 双眼瞪着也不眨眼,口角有血,确定他死了。   赵利作供至此,情绪显得激动,在庭上声泪俱下,边擦眼泪边说"那时候我知道 他已经死了,事情严重了"、"不知该怎么办"。赵利说,这时候妻子和岳母回到家, 看到死去的苑刚都吓坏了。赵利叫两人赶快离开,说这事跟她们无关。   赵利其后将尸体移到车库,打算把尸体弃置于打猎区,但必须先把尸体切开才 搬得动。赵利在庭上再度哭着说,当他准备下刀时候手抖得很厉害,说身体很虚 弱、头也很晕,唯有用黑色垃圾胶袋盖着尸体,先闭着眼休息一会。   赵利称,这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指他出现幻觉,"有声音叫我切熊",所 以他便跟着做,直至家佣叫他,他才恢复意识,惊觉他切的是尸体,手又开始抖, 更不小心切到自己的手,所以决定又再休息一会。赵利称幻觉又回来,觉得他只是 在做梦,于是把这个梦做完,继续切尸体。   赵利称他看过分尸后的照片,发现一部分切得很整齐,但另一部分却很混乱, 认为若是同一人,技术应该一致的,因此推断自己当时处于不同的精神状态,所以 表现不一,又说自己切了过百块,手法与切熊一样,还把肉块放进冰箱,而不是匿 藏或马上掉弃。   赵利现被控一项二级谋杀和一项对尸体不敬控罪,今日将继续出庭作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