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彼得堡彼得保罗大教堂中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和家人的安葬地。   俄罗斯悼念末代沙皇和他的全家遇害100周年。历史学家和评论人士说,这起历 史事件显示布尔什维克政权从执政开始实施红色恐怖的残暴本质。而秘密警察的继 承者们今天仍在俄罗斯继续执政。与前总统叶利钦向末代沙皇遗骨低头默哀不同, 克格勃出身的普京总统对这起事件始终保持沉默。   10万人参加宗教活动悼念末代沙皇   俄罗斯纪念末代沙皇和他的全家遇害100周年。1918年的7月16日夜间到17日凌 晨,在俄罗斯乌拉尔地区首府叶卡捷琳堡一名俄国工程师住房的地下室中,布尔什 维克秘密警察用手枪和刺刀杀害了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夫妇,以及他们的4位女儿和 儿子,还有家庭医生和仆人、厨师、管家等总共11人。   俄罗斯东正教会几天前在沙皇遇害时刻举行了东正教十字架游行。东正教会 说,来自俄罗斯和世界各地大约10万人参加了这次活动。活动由俄罗斯东正教大牧 手基里尔亲自参加和主持。游行队伍从沙皇遇害地点出发,经过5个小时步行20公里 抵达郊外遗骨被遗弃的地方。   民调:多数人认为是犯罪行为   叶卡捷琳堡的一家广告公司最近在市中心一处地下通道的墙壁两侧临时张贴图 画再现当时的恐怖悲剧场面。墙壁一侧是一群持手枪的秘密警察,对面的另一侧则 是沙皇全家。   官方民调机构最近发表的报告说,有57%的俄罗斯人认为末代沙皇遇害是令人震 惊的犯罪事件。但仍有不少人认为末代沙皇罪有应得,只是对他的处罚过于严重。   叶利钦低头默哀 普京沉默 俄共辩护   俄罗斯官方去年低调纪念了十月革命100周年。克格勃出身的普京总统对沙皇遇 害100周年事件保持沉默。相比之下,前苏共领导人出身的前总统叶利钦在1998年参 加了沙皇遗骨的安葬仪式,并低头默哀。   俄罗斯共产党试图为当年的犯罪举动开脱辩解。俄共领导人拉什金说,这是俄 罗斯历史的一部分,尽管沙皇不应该被处决,但这起事件同列宁和党没有联系。   列宁参与其中   许多历史学家说,虽然布尔什维克有意销毁了许多档案,但历史研究仍然能得 出结论,当地的布尔什维克领导人做出了杀害沙皇一家的决定,同时得到了列宁的 批准同意。   历史学家安菲尔吉耶夫说,末代沙皇当时已经退位一年多,不是一股政治力 量,几名白军领袖并不主张恢复帝制,他们更倾向俄国走西方民主道路,沙皇根本 不会对布尔什维克政权构成威胁。   新生政权不合法 谎言宣传洗脑民众   他说,杀害沙皇全家可能同新生政权缺乏自信,布尔什维克感觉这个政权没有 合法性有关。他说,参与这起事件的一些秘密警察起初认为自己完成了神圣事业, 但后来许多人意识到他们参与了一场犯罪行动。   安菲尔吉耶夫说,苏共政权为民众进行意识形态洗脑,谎称末代沙皇是“血腥 尼古拉”,尼古拉二世虽然犯下许多错误,但同布尔什维克的红色恐怖相比,简直 是小巫见大巫。   销毁证据 手段残暴   安菲尔吉耶夫说,末代沙皇的一名女儿和唯一的儿子的遗骨后来才找到,他们 两人至今仍然没有被安葬。   安菲尔吉耶夫:“当时的命令是不留下任何证据,销毁所有痕迹,秘密警察们 开始升起篝火,想首先把他们两人的尸体烧毁,但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这时已经 天亮,他们两人的尸体就在篝火旁被掩埋。其他人的尸体被掩埋在道路旁距离这个 地点70米远的地方,直到这些人遇害70多年后才被发现。”   历史学家们说,沙皇的女儿们随身携带了很多贵重珠宝,这些钻石和首饰起到 了防弹背心的作用。近距离开枪后,沙皇的女儿们仍然在呼吸,她们后来死在刺刀 之下。遇害者的尸体被装上卡车运到郊外。   克格勃首脑下令不留犯罪痕迹   为了彻底销毁痕迹,苏联克格勃首脑安德罗波夫70年代下令推倒叶卡捷琳堡市 中心沙皇全家遇害的那栋房子。苏联当局以对当地小区改造为名,推倒了当地的所 有旧建筑。苏联解体后,在沙皇全家遇难地点建起了一座巨大的东正教堂,起名 为“滴血教堂”。   红色恐怖本质 无人能幸免   布尔什维克政权曾在很长时间里否认杀害沙皇一家。俄罗斯民主派政党亚博卢 集团领袖亚夫林斯基说,布尔什维克的继承者们今天仍然在统治者这个国家,而且 同当时的统治手法一样,到处充满了各种谎言。   亚夫林斯基说,沙皇全家遇害是国家犯罪行为,显示了布尔什维克政权红色恐 怖的本质,不光是沙皇一家,工人、农民、商人、贵族等等后来都成为这个政权恐 怖机器的受害者。   不经审判处决 普京未必同情沙皇遭遇   历史学家祖博夫说,普京的统治正从过去苏联的一些意识形态中寻找支撑点。 他说,普京的经历使他内心深处不太可能同情末代沙皇的遭遇。   历史学家们说,法国大革命也曾把自己的君主送上断头台,但都经过审判。而 末代沙皇被秘密处决,遇害的还包括无辜的家庭成员和随从。   同其他沙皇葬在一起   末代沙皇的遗骨与彼得大帝、叶卡捷琳娜二世等俄国历代沙皇一样,目前被安 葬在圣彼得堡冬宫对面涅瓦河上的彼得保罗要塞中的彼得保罗大教堂中。沙皇过去 一直是俄国东正教的最高领袖。俄罗斯东正教会2000年已经把末代沙皇和他的家人 封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