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贝新闻中心 >> 文娱频道 >> 娱报 >>
来源:财新网    日期:2018-07-27 周五 16:26    目前尚无评论 
曝朱军性侵央视女实习生 财新发文披露细节(3图)
朱军目前仍没给出回应(图源:VCG)
朱军的妻子谭梅是一个舞者(图源:VCG)
  这个爆发的一些列性侵事件中,最惹人关注的要数中国知名央视主持人朱军,
一个《央视春晚》的老面孔,如今却深陷性丑闻。

  北京时间7月27日,陆媒财新网发布《女实习生指控主持人朱军性骚扰》,不仅
详细讲述了朱军性侵女生的细节,还采访到涉事女生。

  7月26日,微博认证为“财经媒体人”的罗昌平发微博称,某匿名女网友发长文
控诉在中国央视《艺术人生》节目组实习时,遭到央视主持朱军性侵,报警了也于
事无补。

  目前,该微博已被删除,关于朱军性侵的文章也遭遇全网删除,微博上“朱
军”已成为“禁词”,只能用“猪军”“猪菌”搜索。

  据悉,26日最后报道朱军性侵事件的是陆媒凤凰网,网上甚至发起“凤凰网挺
住”的话题,不过文章最后还是遭删除。

  27日,财新网微博发布朱军性侵相关新闻,随后多家媒体持续转发。

  财新网的报道中除了涉事女生,还向参与处置的老师、同学、律师求证,都证
实了朱军性侵一事。

  涉事女生接受财新网采访时表示,事发在2014年,她是北京一所艺术类高校的
大三学生,和同学一起去央视《艺术人生》节目中实习,朱军为该节目主要主持
人。

  试图采访朱军的时候,朱军聊起了“让你留在电视台”以及可以打招呼帮该女
生读研等。
朱军和妻子谭梅一同出席活动(图源:VCG)
  随后,朱军越说越兴奋,就隔着该女生的衣服进行猥亵,正在这时,阎维文进
入房间,才打断朱军的行为。

  不过,财新网并未透露阎维文的名字。多维新闻在《中国央视主播朱军成微博
禁词 性侵事件目击人曝光》中有提及。

  财新网报道中指出,该女生表示,朱军并不觉得自己是在性骚扰,他就是善于
用权力或者好处换取年轻女号肉体上的便宜。

  该女生还强调朱军是个惯犯。因为,在她报案的时候,有警察对她说:“这事
情发生不止一件,我希望你们坚持下去。”

  最后,该案由于换了负责的人,也不了了之。

  财新网采访该女生之前的同学和老师都印证了此事。

  文章中还透露,财新网向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羊坊店派出所求证,对方给
予“不接受咨询”这样的回复。

  相关新闻:女实习生指控主持人朱军性骚扰

  来源:财新网

  女生称2014年在《艺术人生》实习期间遭朱军性骚扰,事后在老师、同学及律
师陪同下报警,最终不了了之

  【财新网】(记者 苑苏文 实习记者 覃建行)这是一个普通的下午,化妆间的
门虚掩着,门外熙熙攘攘,21岁的女实习生弦子独自面对央视主持人朱军,打算为
纪录片作业做一个采访。女孩毫无戒备,朱军却提出要帮她安排学业和工作,很快
他的嘴唇贴了上来,双手隔着女孩的衣服“试图猥亵”。ME TOO运动在中国社交媒
体上掀起热潮,7月26日,一篇讲述弦子四年前被朱军性骚扰的文章流传网络。弦子
本人和事后参与处置的老师、同学、律师向财新记者证实了此事。

  7月27日,弦子接受财新记者采访表示,事发第二天就报警,但立案未果。如今
曝光此事,是希望敲响警钟,“当强者再去欺负弱者的时候,会顾虑到弱者可能会
报警或者曝光。”财新记者多次拨打朱军的电话,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弦子回忆,事发于2014年五六月间,当时她在北京一所艺术类高校读大三。在
电视编导课老师的安排下,弦子和同学前往央视《艺术人生》节目组实习,朱军为
该节目主要主持人。由于拍摄实习纪录片需要采访栏目组工作人员,因此在一期节
目录制前,弦子单独留在化妆室试图采访朱军,此时朱军却聊起“让你留在电视
台”以及可以帮她打招呼读研的内容。弦子称自己“毫无附和”,但“他越说越兴
奋,隔着衣服试图猥亵,丝毫不顾及我的阻拦”,随后由于嘉宾进入化妆间,她才
得以脱身(电视剧)。

  “之前我只知道朱军是一个丈夫和一个父亲。”弦子说,此事给她留下了心理
阴影,她开始刻意回避同血亲以外的年长男性交流,对年轻男性的要求也降低
了。“后来我慢慢意识到,在生活中普遍存在被我们忽视,或者习以为常的一种暴
力,就是性暴力。”弦子认为,自己遭遇的是用权力去实施的一种性暴力。

  回想起当时的感受,弦子说,“他(朱军)并不觉得自己是在性骚扰我。”她
进一步表示,一些“强者”可能很善于用权力或者好处去换取年轻女孩肉体上的便
宜,并且成功。在这过程中,双方很少意识到这有什么问题。

  尽管当时弦子立刻意识到了对方的侵犯并加以反抗,但事后她的第一反应不是
报警,“我不知道这种比较轻微的程度是否留下了证据,另外我之前从没接触过警
察”。与此同时,身边大多数人也没有想到报警。弦子说,事发之初曾给姑姑打电
话倾诉,姑姑建议她赶紧回学校,“不要声张”。第二天,弦子给一位信赖的老师
打了电话。

  陈诗婷是弦子的专业课老师。她告诉财新记者,事发当晚,她看到弦子在朋友
圈发了一条“恶心、恐惧”的信息,下面有不少同学都在留言劝她。“她写的很隐
晦,还以为她失恋了,就给她留言了。”第二天,她接到了弦子的电话。

  陈诗婷说,“起初我有所顾虑,怕对弦子产生二次伤害,但在咨询了律师朋友
的意见后,决定陪同弦子去报警。”

  “老师当时好像哭了,她说感同身受,然后就建议我去报警。老师还说,朱军
的那些行为表明他很可能是个惯犯,如果不报警的话,可能还有别的女生遇到这种
事。”弦子称,老师的一番话令她下定了决心,最终在老师、室友和一位律师陪同
下,她走进了央视大楼旁的羊坊店派出所。

  弦子最终没有收到报警回执,但陪伴她的多人都证实了前往派出所的经过。弦
子回忆,她在派出所做了笔录,警察去央视提取了化妆室外走廊的监控录像,通过
录像可以清晰地看到,弦子走出化妆室后低着头在抹嘴,这与她在笔录中提到的被
强吻的细节相吻合。警察还在她的衣服和头发上提取了DNA、抽了血。陈诗婷回忆,
与警方交流的过程中,一个细节令她印象深刻——一位年轻的男警官把她叫到了消
防通道里,对她说:“特别感谢你来报案,这事发生了不止一件,我希望你们坚持
下去。”

  不过,此次报案最后无疾而终。弦子称,第二次去往派出所时,案子已转由两
位中年警官负责。两人对她进行了“规劝”。同时,她远在武汉的父母也得知了此
事,并心急如焚。弦子说,这些压力令她对立案与惩罚朱军的诉求变得消极。“此
后警方再也没有通知我调查进展,我甚至不知道这件事在程序上是否算立案
了。”弦子说。

  “只要报案就有案底,哪怕没有我们想要的结果,最起码会产生震慑。”陈诗
婷说,这也是律师的意见。“我觉得最起码是猥亵,而不是含糊的性骚扰这么简
单,或者说是性侵未遂,这是特别恶劣的。”她说,如果司法机关认定朱军违法,
他就得接受惩罚,“至少应该对当事人道歉”。

  陈诗婷同时表示,能够理解弦子因为担心父母而放弃维权。“那个时候她特别
小,才二十出头,能去报警就很勇敢了,她现在还能站出来,比以前更成熟、更勇
敢了。”

  弦子说,事发至今她与朱军再没有联系,自然也没有收到任何道歉。令她更加
伤心的是,报警后,介绍她和同学去央视实习的电视编导课老师立刻找到她,这位
老师同时在央视任职。在确认弦子不曾受到“实质性”伤害后,这位老师劝说弦子
不要坚持报警。财新未能与这位编导课老师取得联系。但弦子的同班同学阿桑在7月
27日公开发文称,事发后,由于弦子很快不再与上述编导课老师联系,于是对方找
到他,请他帮忙劝慰弦子“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7月27日,阿桑向财新记者证实,他所写的文章内容属实。他是弦子的同班同
学,也一起实习,事发时他在央视《艺术人生》录制演播室和化妆间之间的廊道休
息,弦子走出化妆间后,第一个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他。

  陈诗婷说,她能理解这位同事的做法,“每个人的选择不一样”。她认为,高
校的师生关系“本身就不对等”,“老师掌握了打分的权利,所以很多时候学生面
对老师的不当行为,必须要做一个退让”。

  陈诗婷同时认为,这种处理方式忽视了受害人的心理创伤。“很多人以为,只
不过就是摸了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其实无论是猥亵、性侵还是强奸,亦或是
其他程度的性骚扰,对内心的伤害都是很大的,我特别支持ME TOO运动,中国对性
骚扰的防范和处理机制太弱了,在互联网时代,人们的维权意识,包括女性平权的
意识已经提高了很多。”

  “其实这就是一种凌辱。”弦子说,事情已经过去四年多,她本以为自己可以
忘掉这件事,但越想越严重。“有人可能认为我矫情,或者小题大做,但这种强者
欺负弱者,或者说职场与高校的性暴力是非常普遍的,世界上任何因为人们的漠视
而发生的悲剧,都是不对的。”

  事发后陪同弦子去报案的张方律师说,现代女性为寻求独立,进入职场,作为
社会中的人,遭遇到性侵害的几率加大。中国在立法层面,从宪法、民法、刑法,
对女性权益的保护基本是完善的,但在司法层面,法律的实际效果受到伦理观念、
社会环境等制约。

  弦子坦言,她并不希望用充满不确定性的舆论去惩罚加害者,仍然寄望于法律
给她一个“明确的答案”。“我很希望朱军受到惩罚,但那个惩罚最好是有据可依
的,虽然这个依据可能现在找不到,但我希望未来会有人给我这样一个依据。”

  财新记者多次致电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羊坊店派出所,询问是否在2014年受
理过弦子的报案。对方工作人员称“不接受咨询”,需要报案人或直系亲属拿户口
本和当时的报警回执前去查询,或联系当时办案警官。■

  文中弦子、陈诗婷、阿桑、张方均为化名,财新实习记者张榕潇、王瑞琪,记
者沈凡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意:新闻来源于各大媒体,不代表本站立场)
 (目前尚无评论)
两日新闻点击排行[更多]
 
一周推荐新闻排行[更多]
 
两周新闻热评排行[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