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搬家行不通了,重罚!   自去年以来,中国开始全面加强针对购换汇的管控。2017年7月1日,《金融机 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正式落地,标志着此前中国因外汇储备回升 而短暂享受的宽松管制期完全结束。当前,世界政经格局不稳,中国更面临贸易战 威胁。在此背景下,有向海外进行汇款需求的华人大都担心中国会进一步加强针对 外汇的管控。上周,中国外汇局连发两文,强调将加强对外汇违规案件的打击,并 以点名通报形式批评了27起外汇违法违规典型案件。这不禁让人意识到,中国对于 外汇的严控程度或许又抵新高。海外华人想要从汇款出境,已几乎无路可走。   连发两文 外汇局重点打击违规案件   自去年7月1日起,中国《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下称 《管理办法》)正式实施。这意味着,普通中国公民在购汇时非但要继续承受每年 每人购汇额度不超过等额5万美元的限制,在向外汇款时,更需注意“超过等额1万 美元汇款将算作大额交易上报”的新政策。不久前,中国网络流传一成都家庭向境 外汇出几万美元,被外汇局电话打上门来拒绝,已购成美元的外汇更被退回成人民 币的消息,似乎印证外汇局和基层银行已开始严格执行《管理办法》,加强对普通 民众的外汇管制。   上周,外汇局出人意料地连发两文,表明自己严控外汇决心的同时,更以点名 形式,把近年来违反外汇管制相关条例的案例通报了个遍。不但支付宝、工商银 行、交通银行等违规企业及银行惨被点名,普通违规个人也榜上有名。   话带玄机 外汇管控上升至重要高度   在先行发布的《外汇局严厉查处外汇违规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 一文中(下称《秩序》),外汇局给出数据:“2018年上半年,共查处外汇违规案 件1354件,罚没款达到3.45亿人民币,同比分别增长19.7%和59.5%。其中,查处金 融机构违规案件455件,企业违规案件340件,个人违规案件559件”。同时,文中还 表示,“保持外汇行政执法跨周期的稳定性、连续性和一致性,严厉打击虚假、欺 骗性交易和非法套利等资金“脱实向虚”行为,严厉打击地下钱庄、非法外汇交易 平台等违法违规活动,保持健康良性的外汇市场秩序,维护国家经济金融安全。”   此文虽然简短,但有几处说法值得解读。首先,2018上半年的外汇违规案件和 罚款、没收款数目同比分别增长19.7%和59.5%。虽然缺少权威数据佐证,但总不能 说华人在2018年突然脑子一热,一窝蜂地跑去参与外汇违规案件。2018年上半年和 去年同期的外汇违规情况对比中,最显目的政策变化就是《管理办法》的实施。案 件多了、罚款重了,或许和《管理办法》的实施大跨度加强了对外汇违规案件的打 击面和打击深度有直接关联。   接下来,《秩序》一文提出“保持外汇行政执法跨周期的稳定性、连续性和一 致性”。这是外汇局此前鲜少使用的说法。一定程度上,这显示出当前中国所执行 的外汇管控政策不会随着时局变化而有所改变,外管局的执法的严厉程度也将保持 前后一致。   最后,《秩序》一文将外汇管控与“维护国家经济金融安全”联系起来。当 前,守住金融安全底线已升至中国国家战略高度。将外汇管控定性于“维护国家经 济金融安全”,也显示出外汇局进一步严格执法、控制外汇的决心。   点名通报 蚂蚁搬家者被罚116万   紧跟《秩序》之后,外汇局又刊发《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外汇违规案例通报》 (下称《通报》)一文。这也是进入2018年来,外汇局第二次就中国外汇违规典型 案例进行通报。   对违规案例进行通报批评是外汇局的常规做法,此次通报也不例外,因此不该 被过度解读。但文中选用的典型案例,尤其是个人违规者的相关案例,依然对有向 海外汇款需求的华人有重要警示价值。   《通报》共汇集27则违规案例,4则为个人违规案例。其中,“案例24”、“案 例25”同非法买卖外汇有关,“案例26”涉及第三方平台购汇行为,“案例27”则 关乎“分拆逃汇”。这三类案例,实际上也指向了当前华人最惯用的几类向外汇款 方式——地下钱庄、黑市交易、蚂蚁搬家等。   蚂蚁搬家几乎是每个在海外生活的华人都曾听闻、接触、甚至尝试过的违规购 汇方法。在外汇管控相对宽松的年代,也确实有不少华人通过拆分汇款的方式转移 了资产,甚至在海外买了房子。但在当下,蚂蚁搬家显然已经成为了外汇局严格打 击的对象。   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进一步完善个人结售汇业务管理的通知》(下称 《通知》),外管局和中资外汇指定银行将“5个以上不同个人同日、隔日或连续多 日分别购汇后,将外汇汇给境外同一个人或机构”的情况视作分拆购汇,也就是蚂 蚁搬家。同时,《通知》还规定,“其他通过多人次、多频次规避限额管理的个人 分拆结售汇行为”也属违规。换言之,认定蚂蚁搬家不存在几人购汇、隔多久购汇 的“安全指标”,只要银行或外管机构发现汇款可疑,便会依法惩处。情节轻微者 不予办理业务,严重者则面临罚款等责罚。   在《通报》给出的“案例27”中,河北籍的赵某在“2016年1月至2017年12 月……利用本人及他人共计55人的个人年度购汇额度,将个人资产分拆购汇后汇往 境外账户,非法转移资金合计245.31万美元。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 七条,构成逃汇行为。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三十九条,处以罚款116万元人民 币。”   赵某的购汇时间跨度长达两年,显然并不是在某一个时间段内集中汇款的,但 依然被外管局“盯”上了。由此可见,外管局对于个人违规外汇行为的查处力度之 强。   此外,《通报》中还对多家疏于查漏的银行作出罚款批评。这意味着,中国不 仅对个人购汇作出严格限制,也要求基层银行在处理外汇事务时必须严格执行规 定,否则可能给自己惹来麻烦。《通报》还对支付宝和微信财付通这两家移动支付 巨头作出了批评和罚款。这意味着,第三方支付机构无法深入参与被严格控制的外 汇业务,一度被看好的支付宝、微信转外汇的方式也被彻底封死了。